你知道‘斩苗行动’?

- 编辑:admin -

你知道‘斩苗行动’?

“放过他?怎么可能?”
 
    霍星王子紧捏着双手,冷冷的道:“我现在就修书一封禀告父王,让他花费高价,请地府门的杀手,务必要除掉张若尘。张若尘不死,将来必成四方郡国的大敌。”
 
    ……
 
    生死台决战之后,张若尘便回到龙武殿,开始继续修炼剑法。
 
    第三天的时候,他终于得到了西院院主的召见。
 
    西院院主,穿着一身金色的长袍,坐在池畔的一方白石上面,手中捏着一根钓竿,正在垂钓。
 
    “拜见院主!”
 
    张若尘来到西院院主的身后,微微躬身一拜。
 
    “张若尘,你知道老夫为何要在学宫考试的一个月之后才召见你?”西院院主依旧捏着钓竿,紧盯着池面,并没有转身看张若尘。
 
    张若尘道:“学生不知。”
 
    在学宫考试的时候,张若尘见过西院院主一次,只不过那一次离的太远,只是随意的看了一眼。
 
    此刻,张若尘才开始认真的打量这一位院主,西院唯一可以穿金袍的绝顶强者。
 
    他看上去像是已经有七、八十岁,长着满头白发,但是,手上和侧脸却一根皱纹都没有,也没有一丝老态龙钟的样子。
 
    “也不知这一位西院院主的修为达到何等境地了?”张若尘完全看不透西院院主的修为。
 
    西院院主将钓竿放下,站起身来,转过身向张若尘看了一眼,道:“你可知道,每一届的新生第一都会被副院主收为亲传弟子。当然,若是天资极佳的新生,老夫也会亲自收徒。”
 
    “你在武塔中表现,相当出众,在那时,老夫已经动了收徒的念头。老夫指的出众,不是你闯过武塔第三层的第二关,而是指的是你闯过武塔第三层的第三关和你在同境界击败了洛虚。”
 
    张若尘微微一惊,道:“院主知道武塔中的事?”
 
    “哈哈!”
 
    西院院主大笑了一声,道:“你真以为武塔那么重要的地方,只有黄丫头和端木丫头在里面看守?有些秘密,就算是她们两个也不知道。”
 
    随后,西院院主的脸色一肃,道:“不过,她们两人的做法,老夫并不反对。甚至,她们当时不阻止你,老夫也会亲自阻止你登上武塔第四层。”
 
    张若尘道:“院主是担心我表现出来的天资太高,遭到某些人的暗害?”
 
    西院院主点了点头,道:“武市学宫并不是绝对的安全,这些年来,黑市和拜月魔教不断渗透进学宫,不仅仅只是学员之中有他们的人,就算学宫的一些高层之中也有他们的人。”
 
    “若是你当时闯到了武塔第四层,黑市的势力肯定会不惜余力的将你灭杀在摇篮之中,就算是老夫也很难庇护得了你。”
 
    张若尘道:“院主指的是‘斩苗行动’?“
 
    西院院主轻咦了一声,道:“你知道‘斩苗行动’?”
 
    要知道,黑市和武市钱庄自古以来就是对立的关系,相互争斗,相互厮杀,扩充地盘,争夺市场资源。
 
    武市学宫是武市钱庄培养人才的大本营,为了从源头击溃武市钱庄,所以,黑市启动了“斩苗行动”,专门刺杀武市学宫中的精英天才。
 
    八百年前,黑市就启动了斩苗行动,张若尘当然知道。
 
    张若尘没办法向西院院主解释,只能推到云武郡王的身上,道:“我来参加学宫考试之前,听父王提到过一次。其实,我对于斩苗行动,并不是很清楚。”
 
    “原来云武郡王已经提醒过你,那就不用老夫多说了!”
 
    在西院院主看来,云武郡王会得知斩苗行动并不是什么难事,毕竟斩苗行动已经持续了上千年,并不是什么秘密。
 
    张若尘的神情一动,道:“院主之所以推迟一个月召见学生,莫非就是想要以学生为饵,将黑市和拜月魔教潜入西院的邪人给揪出来?”
 
    “没错!”西院院主笑道:“你不会记恨老夫?”
 
    张若尘笑道:“既然院主已经当面将此事告诉了学生,学生又怎么会记恨院主?我很想知道,院主到底有没有查出潜伏在西院的邪人?”
 
    “已经查出一些端倪,只是还在等大鱼入网,相信很快就能收网了。”西院院主道。
 
    随后,西院院主又道:“张若尘,你可愿意拜老夫修师,成为老夫的亲传弟子?”
 
    学生和亲传弟子的区别很大。
 
    一个老师可以教很多个学员,但是,亲传弟子却极少。
 

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 You'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