晕死了过去

- 编辑:admin -

晕死了过去

 他身体将宿舍的大门撞出一个人形打洞,从宿舍二楼摔到一楼的乱石堆里面。
 
    “嘭!”
 
    因为伤得太重,聂玄瘫在石堆里面,晕死了过去。
 
    张若尘收回手掌,轻轻的弹了弹衣袖,目光看向别的那些四方郡国的武者,道:“谁还要与我交手?”
 
    聂玄可是玄极境中极位的修为,在张若尘的面前都完全不够看,别的那些学员谁还敢与他交手?
 
    张少初也没有想到张若尘竟然如此厉害,也不再惧怕四方郡国的那些学员,挺着圆滚滚大肚子,走到张若尘的身边,道:“九弟,你可一定要为我报仇。你还没有来西院的时候,王朗、青海天就经常欺负我,不仅抢夺我的修炼资源,而且还经常扒光我的衣服,让我在西院丢尽了脸面。”
 
    张少初指着其中两个学员,愤愤然的说道。
 
    若是以前,他绝对不敢将自己受的委屈说出来,甚至都不敢向学宫长老告状。
 
    可是现在却不同,九弟有如此大的本事,绝对可以在西院罩着他。只要有九弟在,谁还敢欺负他?
 
    既然有人撑腰,他的胆子也就大了!
 
    张若尘的心头暗叹一声,看来这个四哥在西院是真的吃不了不少苦头,要不然一位尊贵王子怎么会变得如此怯弱?
 
    没错,就是怯弱,他能清楚的感受到张少初心中的胆怯和恐惧。
 
    必须要让四哥重新找回信心。
 
    张若尘的目光向着王朗和青海天看去,道:“王朗、青海天,你们真当我们云武郡国的王室无人了吗?你们羞辱我四哥,我现在找你们讨回公道,应该合情合理?”
 
    王朗和青海天都是玄极境中极位的修为,算得上是武道高手。
 
    虽然刚才张若尘击败了聂玄,可是他们却没有露出任何惧色。
 
    王朗的眉毛浓密,眼神如剑,冷峭的道:“张若尘,你得意什么?你活得过明天吗?”
 
    张若尘就算再强,却没有人相信他能击败风知林。
 
    张若尘微微一笑,道:“无论明天的胜负如何,至少今天我还可以教训你们。让你们学会,尊重自己的同学。”
 
    王朗和青海天对视了一眼,同时点了点头。
 
    “血气凝兵!”
 
    王朗和青海天同时施展出最强招数,激发出血脉的力量,在头顶凝聚出一道战兵的虚影。
 
    对付张若尘,他们不敢轻敌。
 
    王朗头顶的虚影是一柄弯刀,青海天头顶的虚影是一根短戟。
 
    两人从左右两个方向,同时向着张若尘攻击过去。
 
    王朗调动真气,将弯刀虚影斩了出去,劈向张若尘的头顶。一缕缕血气在刀影上穿梭,发出呼啸的声音。
 
    青海天的手掌一拍,头顶上方的短戟虚影飞出去,化为一道血色的光柱,撞击向张若尘的心口。
 
    就在这时,所有人都吃惊的发现,张若尘的身体竟然一分为二,同时向着王朗和青海天迎击了上去。
 
    “嘭!”
 
    “嘭!”
 
    血刀虚影和血戟虚影,同时破碎。
 
    王朗和青海天被张若尘打飞,从二楼上面摔下去,重重的摔在地上,头破血流,摔得相当凄惨。
 
    宿舍外,聚集了很多学员,全部都是来看热闹,其中还有很多是年轻貌美的女学员。
 
    聂玄从二楼上面摔下来的时候,众人还仅仅只是略微的心惊。毕竟聂玄断了一条手臂,实力肯定有所下降,就算被张若尘击败,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随后,王朗和青海天居然也被张若尘打飞出来,众人就相当震惊了!
 
    “张若尘只是一个新生,怎么这么厉害?”一位二十岁出头的女子,穿着白色学袍,望着宿舍二楼的方向,很想知道张若尘到底长什么模样?
 
    同时击败两位高手,很少有新生能够如此强势。
 
    “聂玄、王朗、青海天都是玄极境中极位的修为,居然全部被他击败,真是不得了!”
 
    “若是张若尘真的如此强大,那么明天在生死台的决战会很有看头。”
 
    “快看,快看,张若尘出来了!”
 
    那些女性学员都叫了起来,一双双美丽的眼睛,全部向着站在二楼上面的张若尘望去。
 
    “哇!他好年轻,估计还不到二十岁。”
 
    “新生第一,气质就是不一样。若是他明天能够击败风知林,我就下定决心去追他,若是能够成为王子妃,也很不错哦!呵呵!”一位修为达到玄极境大圆满的貌美女学员如此说道。她似乎对张若尘很感兴趣,美眸涟涟,仔细的打量着张若尘。
 
    张若尘纵身一跃,从二楼上面飞起,就像是一片树叶一样,轻飘飘的落到地面,向着趴在地上的王朗和青海天看了一眼,道:“既然你们曾经扒光四哥的衣服,让他在西院丢尽脸面。那么现在,你们也自己脱光衣服,围着西院跑三圈,我就考虑放过你们。”
 
    王朗和青海天有些惊惧的盯着张若尘,没想到张若尘已经强大到如此程度。以他现在的修为,说不定还真的能够和风知林抗衡。
 
    “张若尘,你不要欺人太甚?”王朗紧咬着牙齿,狠狠的道。
 
    柳乘风冲了出来,一脚踢着王朗的胸口,踢得王朗满嘴吐血,大骂道:“谁欺人太甚?居然说九王子殿下欺人太甚?你们欺辱我们云武郡国的学员的时候,怎么就不知道欺人太甚?”
 
    “啪!”
 
    柳乘风充分发挥恶少的本性,又是一巴掌扇在青海天的脸上,打得青海天半张脸都肿了起来,狠狠的道:“欺人太甚怎么了?本少爷今天就欺你了,你敢怎么样?四王子殿下、霍少、司徒少,你们都过来,将这个两个王八蛋狠狠的揍一顿,不打他们,他们不长记性。”
 
    柳乘风一副耀武扬威的样子,对着人群中的几个云武郡国的学员招手,示意他们过来,一起揍王朗和青海天。
 
    反正有张若尘撑腰,柳乘风是什么都不怕。
 
    ……
 
    今天推荐票达到一千多票,大家努力一点,说不定这周真能达到一万票。
 
 103.第103章 提前决战
 
    见识到张若尘的强大修为之后,云武郡国的那些新生也不太畏惧,纷纷冲出来,对着王朗和青海天拳打脚踢。
 
    就连张少初也冲了过去,抬起脚就踢向王朗的裤裆。
 
    这一招断子绝孙脚,痛得王朗浑身痉挛,双腿发颤。
 
    “你们……你们想造反……”
 
    王朗大吼一声,忍住裤裆里传来的疼痛,运转体内的真气,就要准备反抗。
 
    柳乘风一掌打了出去,劈在王朗的头顶,将王朗又给打倒在地,道:“胆子不小,居然还敢反抗。打断他们两个的狗腿,扒光他们的衣服,扔到西院武场的中央。本少爷倒要看看,今后,谁还敢欺负我们云武郡国的学员。”
 
    躺在不远处的青幽,已经醒了过来,看到被围殴的王朗和青海天,于是他便又老老实实的闭上眼睛,继续装晕。
 
    柳乘风向着张若尘走过去,微微拱手一笑,道:“九王子殿下,你觉得我的做法会不会太过了?”
 
    张若尘也不知道该怎么说,若是叫他亲自去揍王朗和青海天,他还真的不好意思下手。但是,对于四方郡国的学员,的确应该给他们一些教训。
 
    只有真正将他们打痛,今后,他们再想对付云武郡国的学员的时候,心头才会产生顾及。
 
    柳乘风见张若尘不说话,便知道张若尘是默许了他的行为。
 
    人群中,传来一阵吵杂声。
 
    风知林带着十多个年轻学员,从人群中走了出来,站到张若尘的对面。刚才,有人将消息告知风知林,于是风知林就立即赶过来。
 
    风知林冷声的一吼,道:“够了!”
 
    声音中,夹杂着真气,犹如一声闷雷炸响。
 
    柳乘风、张少初,还有别的那些云武郡国的学员,显然比较惧怕风知林的强大修为。所以,见到风知林赶到,他们就立即停手,退到张若尘的身后。
 
    “风少,你……你……可一定……一定……要为我们报仇……”青海天躺在地上,身上的衣服被人扒光,满脸红肿,头破血流,就连双腿都被张少初用巨石砸断,简直惨不忍睹。
 
    风知林看到被压在巨石下面的伤者,微微皱眉,有些不悦的道:“你是谁?”
 
    “我是……青……青海……天……”青海天的声音含混,连说话都有些说不清。
 
    “你是青海天?”风知林走过去,仔细的将躺在地上的青海天看了看,终于确定了青海天的身份。
 
    没办法,柳乘风和张少初下手实在太狠,将王朗和青海天打得不成人样,所以,风知林才没将青海天认出来。
 
    “嘭!”
 
    风知林一掌打出,将压在青海天双腿上的巨石打飞,看着躺在地上凄惨无比的青海天,目光中带着一股冷锐的神色,道:“张若尘,大家都是西院的学员,你们下手也太狠了!”
 
    张少初道:“我们下手恨?一个月之前,你打断我双臂的时候,怎么不觉得自己下手狠?”
 
    风知林的眼睛一缩,瞳孔中闪过一道寒芒:“张少猪,你真以为张若尘庇护得了你?等他死在生死台上,本少爷再慢慢收拾你。”
 
    张少初想到风知林的阴狠手段,心头微微一凉,情不自禁的后退了两步。
 
    张若尘向前走了两步,道:“风知林,你未免太狂妄自大了,真以为能够必赢我?”
 
    两人相隔五步,眼神盯着对方,身上的气势不断攀升。
 
    风知林盯着张若尘的眼睛,忽然,脸上露出一丝笑意,道:“看来九王子对自己自信满满,既然如此,那就别等明天,今晚我们就去生死台,一决生死。”
 
    随后,他又徐徐的笑道:“就是不知道,九王子,你敢不敢?”
 
    张若尘也露出淡淡的笑意,道:“好!那就今晚。”
 
    柳乘风还是比较聪慧,道:“九王子殿下,你别中了风知林的计谋。你刚才连战三位玄极境中极位的高手,现在又和他决战生死台,必定会吃亏。”
 
    没错,风知林打得就是这个主意。
 
    在风知林看到聂玄、王朗、青海天躺在地上的时候,就知道张若尘肯定修为大进,是一个强劲的对手。
 
    他坚信,张若尘连战三位武道强者之后,体力和真气必定已经大量消耗。所以,他才提出今晚就去生死台决战,想要将自己的优势最大化。
 
    风知林并不是一个无脑的狂徒,反而十分聪明。
 
    张若尘却并不在乎那么多,因为,击败聂玄、王朗、青海天,他并没有浪费多少力气。
 
    既然,风知林提出要在今晚去生死台上决斗,张若尘也想早点解决麻烦,所以就答应了下来。
 
    张若尘和风知林提前决斗的消息,很快就在西院传开。
 
    很多本来在闭关修炼的学员,也纷纷出关,赶去生死台,准备去看热闹。
 
    在西院,学员之间虽然经常发生争斗,但是,却很少有人敢去生死台上决斗。毕竟,在学院中,闹得再大,也不敢闹出人命,只要发奋图强,知耻后勇,依旧还有报仇的机会。
 
    生死台却不同。
 
    基本上都是有天大的仇恨,两位武者才会到生死台上决斗。学员一旦登上生死台,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每一年,西院估计也就只会发生一两次生死台决斗,而且还大多都是两个男学员为了得到某个女学员的青睐而产生的矛盾,又或者是,两个女学员为了争夺一位男学员。
 
    千万不要小看女学员,特别是西院的女学员。她们一旦争斗起来,甚至比男性学员还要可怕。
 
    今晚的生死台决斗,尤为让人关注,因为其中一人是今年的新生第一,天资极高。
 
    大家都十分好奇,若是这样一位天才学员在生死台上战败,学宫的长老会不会出手干涉?
 
    这件事,也的确传到西院的各位长老的耳中。
 
    对张若尘颇有好感的谢长老听到消息,眉头紧紧的一皱,自言自语的道:“这个小家伙为何不将此事告诉老夫,非要和风知林去生死台决斗?以他的修为,能够敌得过风知林?”
 
    谢长老也知道张若尘和风知林的恩怨,本来想着,若是张若尘主动将事情告诉他,请他帮忙,他肯定会帮张若尘化解这一段矛盾。
 
    可是,一个月过去,张若尘竟然没有来找过他,他以为张若尘已经将事情告诉了别的长老,也就没有多问。
 
    直到此刻,消息传来,谢长老才发现事件竟然已经发展到如此恶劣的程度。
 
    “云武郡国在武市学宫好不容易诞生了一位天才学员,千万不能就这样死在生死台,老夫还是去劝劝他!”谢长老道。
 
    谢南天本来就是云武郡国的武者,自然对张若尘颇为偏爱,希望张若尘能够成长起来,成为武市学宫和武市钱庄的高层。
 
    与此同时,消息也传到龙武殿。
 
    “今晚就生死决斗,有意思,我倒要去看一看他这半个月以来,修为又达到何等境地?”端木星灵得知消息之后,脸上露出俏皮的笑容,化为一道青色的窈窕影子,从夜空中飞掠而过,向着生死台的方向赶去。
 
    端木星灵丝毫都不担心张若尘会败,她只是好奇,张若尘最近半个月来的修炼成果。
 
    端木星灵赶到生死台的时候,却发现远处的看台上,站着一个倾国倾城的美丽女子,皎洁的月光洒在她的身上,像是让她蒙上了一层圣光,每一寸肌肤都晶莹剔透,说不出的惊艳。
 
    她的背上,背着一柄古剑,留着宝蓝色的齐腰长发,身上的曲线优美,气质冰冷,就像是从一位月宫仙子从天而降。别的那些那些学员,根本不敢靠近她。
 
    这个犹如仙女下凡的女子,正是黄烟尘。要知道,她可是西院三大女魔头之一,谁敢靠近她?
 

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 You'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