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希望很渺茫

- 编辑:admin -

虽然希望很渺茫

 张若尘并不惊讶,毕竟紫茜拥有圣者血脉,再加上她得到了两千点功勋值的奖励,完全能够在武市学宫兑换到大量的高级修炼资源。
 
    以她的天资,加上大量修炼资源,在一个月之内冲破瓶颈,突破到玄极境中极位,并不算太夸张。
 
    要知道,张若尘仅仅只是服用灵肉,并没有刻意去修炼功法,全部时间都用来修炼武技,也只用了一个多月就突破境界。
 
    张若尘和紫茜最大的优势,就是不缺修炼资源。
 
    “恭喜你了!”
 
    张若尘又道:“但是,我和风知林已经约好在生死台上一战,你来晚了。你下次再和他约战!”
 
    紫茜的眼中闪过一丝异色,再次道:“张若尘,你有把握击败风知林吗?”
 
    “应该不是难事。”张若尘笑道。
 
    听到张若尘的话,站在不远处的四方郡国的武者,全部都暗骂一声,“狂徒!”
 
    “等着瞧!张若尘以为击败了聂玄、王朗、青海天就有多了不起,却不知道,他们三人没有一个能够敌得过风知林一招。”
 
    “等上了生死台,张若尘必然会后悔。”
 
    ……
 
    远处,谢长老看到张若尘一步步登上生死台,心头有些着急,就要施展身法追上去阻止张若尘。
 
    若是张若尘登上了生死台,那就一切都晚了!
 
    就在这时,一道银色的虚影,从谢长老的身边闪过,将手掌按在了谢长老的肩上。
 
    “司徒长老,你这是干什么?”谢长老的眼中射出寒光,十分恼怒的道。
 
    司徒长老依旧将手掌按在谢长老的肩上,阻止谢长老赶过去,笑道:“谢长老,稍安勿躁。两个小辈决斗而已,你何必要插手进去?”
 
    谢长老看着远处就要登上生死台的张若尘,心头更急,道:“难道你不知道张若尘是西院历史上第四个闯过武塔第三层二关的天才?若是他被风知林杀死在生死台上,对西院来说,将是何等重大的损失?”
 
    司徒长老收起脸上的笑容,冷哼一声:“天赋高又如何?在第一轮学宫考试的时候,他杀死了近百位考生,让学宫损失了多少英才?小小年纪就如此嗜杀,等他成为了强者,岂不是要造成更多的杀戮?这样的天才,武市学宫不要也罢。”
 
    谢长老道:“司徒长老,你亲眼看见张若尘杀人了吗?”
 
    “自然有人亲眼看见。”
 
    司徒长老的眼神冷峭,又道:“再说,张若尘杀死了风知林的亲弟弟,难道风知林就不能为自己的亲弟弟报仇?”
 
    另一位长老也赶了过来,不想司徒长老和谢长老闹得太僵,于是劝道:“谢长老,咋们只是学宫的长老,只要负责给他们授课就行。至于学员之间的恩怨,我们还是尽量不要参与进去。若是什么事都需要长老来帮他们解决,只会让这些学员养成依赖的思想,对他们没有好处。”
 
    司徒长老笑道:“霍长老说得没错,张若尘既然是天才,就应该多磨练他。若是连风知林这一关都过不了,那只能说明他没有成为强者的命。”
 
    若是在别的时候,听到司徒长老的这一番话,谢长老说不定就信了。
 
    可是现在张若尘就要和风知林在生死台决斗,可以说是必死无疑,还磨练个屁啊?
 
    此时,张若尘已经登上,站在了风知林的对面。
 
    谢长老紧咬着牙齿,怒气腾腾的瞪了司徒长老一眼,最终还是没有将怒火爆发出来。毕竟司徒长老的修为在他之上,与司徒长老交手,他必败无疑。
 
    现在也只能期望张若尘能够死里逃生,虽然希望很渺茫。
 
    司徒长老看着甩着衣袖走上看台的谢长老,老脸上露出一抹讥诮的笑意,随后,他又将目光盯向生死台,脸上的笑容更加畅快。
 
    张若尘是不是顶尖天才,与他的关系并不大,因为张若尘既不是被他接引到西院,也不是他的亲传弟子,所以,就算张若尘死在了生死台上,那也只能怪他命薄。
 
    “多谢司徒长老!”
 
    霍星王子从夜色中走出来,对着司徒长老恭恭敬敬的一拜。
 
    随后,他将一个紫金盒子,递给了司徒长老,笑道:“这是父王送给长老的一枚天云丹,希望能够帮助长老的修为更上一层楼。”
 
    司徒长老接过紫金盒子,将盒子打开了一道缝隙,缝隙中,立即逸散出浓烈的药香。
 
    司徒长老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将紫金盒子收了起来,道:“只是举手之劳而已,郡王太客气了!”
 
    霍星王子笑道:“铲除张若尘,对着长老来说,只是举手之劳,但是,对于我们四方郡国来说,却是一件天大的事。云武郡国已经诞生了一个张天圭,若是再诞生张若尘,十年之后,岭西九郡还有谁是云武郡国的对手?”
 
    司徒长老道:“老夫本就是四方郡国的一员,自然有义务帮助郡王扫清这些潜在的威胁。张若尘既然来到西院,老夫自然不能让他成长起来。”
 
    霍星王子点了点头,望着生死台上的两人,笑道:“今晚之后,西院就不会再有张若尘这个人了!”
 
    ……
 
    “嘭嘭!”
 
    生死台四周的十六根铜柱的顶部,发出一连串爆响。十六团火球,在铜柱顶部的火盆中燃烧起来,将夜色照亮。
 
    “你倒是够胆量,居然真的敢登上生死台。”风知林盯着张若尘,脸上露出一丝笑意。
 
    显然不是在夸赞张若尘,而是嘲笑张若尘愚蠢。
 
    张若尘背着双手,站得笔直,衣衫如雪,笑道:“说那么多干什么?战!”
 
    风知林的眼神一冷,道:“好!既然你想早点死,那我就成全你!”
 
    两人的目光,同时向着生死台边缘的兵器架看过去。
 
    兵器架上面,摆放着各种兵器,剑、刀、镗、枪、鞭、矛、棍……,一共三十一种兵器。
 
    凡是登上生死台的武者,不能带自己的兵刃,只能使用生死台上的兵器。
 

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 You'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